御侓

一只小笼包包包
。。。他可真好看呀

曾经,年少【齐衡自白向】

【对于这样一个明媚少年来说,所有种种痛,不得不成长,是一个结束。】


【T T默】


不为……他的离开。


好像不得不放开的,她……


一时间,所有色彩,似乎都被一并抹去了。


能感受到无力,无法呼吸,像是一张大网,紧紧包裹着我。


这个家,不,这个屋子,已经冷的,没有温度了。


所有能够握紧的,以为属于我的,原来,都是如此脆弱。


文章锦绣,字里行间,辞藻虚而不实,不正是,我。


可笑,可悲,原来也不过是个草包而已,自以为是。


偏偏以为自己能够做到,能许给旁人什么的。


说什么用命也要拼上一回,却是太过天真,妄言罢了。


终究要离了她……白白辜负……


……其苦不堪说,其痛难言停……


【觉得齐衡之后对六妹妹的感情能放下,却放不下对她的关心,生怕自己的不幸福,不能争取到她,也让她不幸。


在我看来,齐衡辜负的其实是曾经年少的自己那一腔热情。


被迫冷了的心,大约是会让人清醒,痛苦中迅速成长。


那个拥有纯粹笑容的齐衡,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一不小心半生错过【齐衡自白向】

【认了兄妹T T】


【所有创作不过一句意难平,想说】


【想抱抱这个少年】


小公爷啊,是了,原是个该被羡慕的身份。


于我,此生,得此父母,是幸;于我,人世这一遭,也有些不得不承受。


有时候觉得,自己活得像个谎,就外面看着倒是尚可,实而,经不起半分推敲。


本以为的未来,却也是他人哄我,骗我。


满座开心颜,是了,原来都是知晓的,早已明了,不过是我一个的妄想。


却是我太过天真了,以为只要心诚,万般皆可以。


哈,日子过得太顺了……


我以为的她心里有我,不过是她的道别,偏偏我上心更多。


我以为的她躲我,避我,不见我,不过是家中情势所迫,原来她看得通透。


都是我以为么……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十二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公子无垢是真,却也不是不知世故之人,连城璧从当年初遇略显单薄的少年,至今日长成,翩翩公子,佳人还是佳人。


眼前人是心上人,对自己的内心早已明晰。世人皆知连城璧君子作凳,长剑随身,明面上来看倒也不错


连城璧自己却明白自己是个怎样的人,不知何时心里的阴暗会把自己吞噬干净。而眼前人的出现,也因此更为难得,不会也绝不放手。


“做什么出去这么久呀”,小姑娘有些委屈,“记没记得答应给我带糖葫芦”,眨巴眨巴大眼睛看着连城璧。


连城璧笑了,这一笑,使得整个人活泛了起来,也许此刻他才放松些,真实些。“适才,不还不理人?”,说着那处一小包东西,“这房间又被你折腾成这样,幸好你不能离开……”,小姑娘的眼睛黯了黯,连城璧暗道自己不会说话,不过幸好,她不会生气,不会离开他,“怎么会忘,给,还给你带了其他蜜饯。”


下一刻便被亲了一下脸颊,耳尖红了,给自己添了杯水,假意喝水,偷偷看看一遍笑得满足的她。


梨花木簪,告知姓名,央求着要名字,此后便唤她阿梨,心道不离。她只能接触他接触过的事物,上次母亲突然到了他的院子,也发现旁人瞧不见她。


“只是我的……”,连城璧轻声说,唇边压不住笑意。


近来母亲给他张罗娶亲之事,虽不,想逆了母亲的意,心底还是不愿意多,明明早已遇到相伴此生之人,却苦于无法告知世人。


连城璧还有一想法确是希望能长久的相伴相守,只此一生太过短暂,由此不免心魔渐生。


近来,连城璧越发急迫,有时候只能是越来越多时候只能是那支梨花木簪,阿梨也察觉到自己的变化,明白了些什么,更懂事了,却也不希望那人变得不像自己。


直到那天,他们一次不愉快的对话,他把阿梨锁在一间屋子里。


接连几日,没有相见,阿梨看着自己越发透明的身体,释然……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簪子的状态下,想着见他一次,却怎么也变不回来了。


自有天命,世事难料。人生轨迹还是照着安排好的发展了,武林风起……


阿梨回到了一片黑暗之中,所有的记忆回来了,一瞬间填满了自己的大脑,关于他、他和他还有他。


【第四篇《风》完结,男主连城璧也暂时下线!】


【至此,第一卷《风花雪月》完结啦】


2018年最后一天,完结第一卷,正文十二章,如同十二月,一个完整,算是圆满。


大家明年见啦(*/∇\*)


【第二卷,不见不散……】


TBC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十一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一日过半,公子归家。打开房门本应整理完好的房间,稍显凌乱。


有些警惕地关上门,快速扫视房间各角落,目光触及似乎被随手扔在床铺上的一支木簪,缓了缓,微微摇头。


抬步走去,规整了下床铺,拾起木簪。要说这木簪,看起来乍一看倒是普通,不过是年岁长点儿的梨花木,花纹也较之其他发簪饰物更为简单。但,有股隐隐流转之生气,注视久了,能感受到古朴气质和其中灵动不凡。


要说这木簪,本来却也不是木簪,是一节梨花枯木,其中据传有神奇,是以祖辈珍藏,传承至今,历代以来并无谁发现神奇之处,是以最后仅作家传纪念罢了。


到了连少庄主这一辈,其母将家传连同这节枯木交于他,按照惯例少庄主接受传承,守夜一夜,感先人风骨。


本是寻常,历来如此。是夜,月光皎洁,映照窗檐,少年跪于蒲团之上,初见那节枯木,确感到其中暗含,似能感应天道,是以定心凝神,神情肃穆。


忽闻花香,眉间微蹙,眨眼间却见哪里还是原来的祠堂。四周花草丰美,溪流鸟鸣,约四五步外有些雾气,少年除却初始时有些疑惑,此时四下打量确认后,心里仍谨慎,却还多了丝好奇,到底是少年心性吧。


行之薄雾处,挥手散去,只见一树梨花,是了,此间花草丰美,却只此一树,定有不同,待到想细打量,只见花瓣飘落,树下一角出现一女子,禁闭双眸,容貌超绝。


心下微动,此女突然睁眼,灵气四散,四周画面忽而倒退。单手撑地,少年仍旧跪坐于蒲团之上,手上却多了支木簪……


此后,少年珍藏起了这支梨花木簪,那节枯木仍在,却失去了光华,真正变成了寻常家传纪念古木。


一只莹白素手,微微在眼前晃动,思绪回笼,望着眼前灵动可爱容颜脱俗的女子,无奈的笑笑。


TBC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十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世人皆知,江南有一无垢山庄,当得上第一世家之名。无垢山庄,人人称赞,武林中人,众说纷纭,悉数归纳,三处为最。 ”


“山庄少主,六岁时便已有“神童”之誉,十岁时剑法已登堂奥,更于十一岁时与自东瀛渡海而来的“一刀流”掌门人“太玄信机”交手论剑,历三百招而不败,自此之后,中原武林不论,连扶桑三岛都知道了这神童之名。”


“山庄藏宝无数,兵器之中,割鹿刀名声最甚。传言得之可平天下,是以觊觎之心或众人有之,却,不敢言。”


“前言,山庄之中宝藏不可数,有一知之甚少。居多纵知三最,也只知其名,或可言一二,这三嘛,却不甚清楚。”


此刻,茶楼里是安静的,若不进门看看这众多客人,不像是个白日里热闹如斯的地方。


台上有一位老者,应是说书与众人解闷的,但瞧他生周身气韵,倒像是位得到高人。


说话声不似旁的说书人,高亢激昂,引得听众兴起,反倒徐徐图之,但让人不由得想认真静下心来,这满堂食客,更像是在学堂里听夫子教书的。


二楼雅间,一白衣公子只手虚握着一茶杯,拇指在杯上轻轻滑动,若有一生人在这儿,定会感叹从未见过如此文雅之人,或者说这词还不贴切,此人文雅中却又带着种令人觉得高不可攀的清华之气。


内里光线偏暗,阳光隔着窗透过树隙从外边儿照进来,斑驳光点洒落在他的脸上,那是一张英俊秀气又温柔的脸。


此人便是老者口中的一最公子城璧。


他向来淡淡的,许是内敛惯了,已经刻到了骨子里,话少,表情也少。


此时,不知想到了什么,有些失神,杯中早已热气全无,脸上更是罕见的有些许笑意。


“接着说呀,你这老头!”“难道你知道这第三最?”……“怕是不知道吧”……“故意吊人胃口?”安静不过片刻,如石子投入平静水面,一个急性子的人开口,接着第二个,第三个……瞬间沸腾了起来。


TBC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九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大家好,我是那树压海棠的梨花,不对不对,我是花府院子里的梨花,还不是都叫那位二少爷带的,说话越发文绉绉起来。


幸好他听不到我的心声,不然又调侃我生了他的气。距离上次无谢来赔礼过去了不过数日,我和他倒越发熟悉,相处甚好。


这一句二少爷也只有在玩笑着的时候才会喊上这么一句,平时都称他无谢,他也会笑着应我一声‘小阿梨’,配着那见过无数次却还是没用的被惊艳到的笑。


要说这个名字,还是他给我起的。我本觉得无所谓称呼毕竟也只有他一人见的我,大约说这话时总归有些落寞,他常常来陪我,一有空闲便和我说说话,一个人硬生生给我创造了热闹的感觉。


有时我会说他烦,让他多读读书,别老是惹他父亲生气,不用老是来找我,但心里还是不由得高兴,诶,我这没用的。


大约是收到感召,又或是像无谢说的他心诚,日日夜夜念着我,才让我得以现身,于他有此一番际遇。


虽得以现身,但府里人多口杂,白日里我至多也就藏在树里,看看来来往往的繁华,无谢便是如此常常偷偷与我藏在一道,和之前一样未被发现。


等到天黑了下来嘛,我的行动范围更大些,他还带我出府,让我见识了人头攒动花灯如星的热闹。不过,偷偷爬树回来后,我便回到原位,他却遭了罪,被他父亲罚了一番。


于是更多时候,便如今夜。此刻在这房顶上,吃吃烧烤串,喝上一壶梨花酿。


梨花酿,便是由我那处的梨花酿造而成,初告诉无谢之时,他还有些羞涩之意,不用亲口说,他那红红的耳尖早把他的情绪透露的一干二净。


时光若如此,长久下去倒也幸福平淡,可人生在世哪能处处如意,花家似乎被对家针对的厉害,府里氛围越发沉重,他,似乎也忙碌起来。


我仍旧坐在树杈上等他,梨花,许是能感受到我的孤寂,花,开始落了……


“小阿梨,小阿梨!”,耳边是无谢急切的呼唤,我欣喜,却没法儿回应他,感知越来越模糊,花真得落了,你来看我了,真好……


记得那年他说,我与他颇有缘,他是花姓无谢为名,我是常开花不败,天定的缘分。


【男主‘花无谢’下线,依旧是暂时。】


【第三篇《花》结束】


不知不觉三篇结束,有没有发现什么呀|・ω・`)



TBC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八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日子过得很快,我算是看着无谢少爷长大的,心情甚至有些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欣慰感。


他,长得越来越好看,常常会来我这儿说说话,不知道是在向我倾诉还是在自言自语。


他给我起了个名字,那天他迟迟没有出现,在以为这一天就要如此过去的时候,他,出现在我的眼前,披着晚霞,映照着落日的余晖,身后是零落的花瓣。


他看起来很是高兴,拿着一幅画卷,跑得雀跃又小心的护着那卷画。到我跟前,站定,略微顺了顺呼吸。


仰起头望着一树仍还灿烂盛开的梨花,“有道是‘零落成泥碾作尘’,花开一季终会谢,想来甚是感伤,来年或再见,可终归不似去年,为了纪念我们相识多年”,唰的展开画卷,我定睛一瞧……


盛开的梨花,飞舞的花瓣。树下有一月白色长裙的女子,伸出一手,接住飘落花瓣,微侧的脸虽看不仔细,却也依稀见得眉目件笑意盈盈。


正望着那幅画,略有所感,听见他说:“这是你”,脸上带着比花开更是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我又一次陷入。


“我曾见过你”,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唇,“私自画下你的画像”,我看着他耳尖变得粉红。


“前些年,他们说花开不败或有妖,都是些碎嘴的,你可千万别生气”,停顿了下接着说,“有些时日不曾见你,想是你……”,听他言辞婉转说了会儿话。


言下之意,简而言之,大约是觉得我气闷,特来安慰,也为丫鬟小厮们的话代为赔礼。


TBC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七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花香风动伴流水。

这里是哪里我不知道,但一定是个很美的地方,我的所有感官都在告诉我这一派好风光。

“二少爷,二少爷!”“二少爷,你别躲了。”许多杂乱的脚步声,在我四周,一声声呼唤着二少爷,像是在找这个人。

这样的情景,早已见惯不怪,毕竟府里常常传出找寻这位二少爷的身影。

要说这位二少爷,从此处路过的丫鬟小厮形形色色的人口中,似乎都有提及,我能够在各种杂乱琐事中,记下这么一位只有耳闻的人,实在是因为是在是个妙人。

大家说的桩桩件件,处处体现此人的好。有才,有貌,而且有趣……

哦?是不是忘了说,我是这院子里的一树梨花,恩,也是刚刚才发现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了思想,也不知道什么开始长在了此处,但此处平和阳光好,好像其他的也不怎么重要了,大约是心大。

‘诶?’,仔细感受自身,发现有个人坐在树杈上,还努力用花叶挡住自己,偶尔悄悄拨开,从梨花后边儿向外边儿探去。

“幸好,这梨花枝繁叶茂,我藏于此处,定然不易被查觉。”一个男声带着略微的得意自言到。

‘这个人?’,心下暗暗思量,结合种种,大约这位就是一直未见面的妙人啦,心下有些欣喜。

只听得他边微微拂过一簇花,边亲声说:“梨花莫怪,我亦自诩爱花惜花之人,此次实在紧急,莫怪。”大约是在为自己压了树杈而道歉,求得体量。

实在有趣不是,‘若非我有灵,此处还真没有能听见这些话的了。’心下更觉此人可爱。

耳边脚步声渐远,大约众人此处寻不得,换了别处再寻。这位少年,大约也觉察此事,确认安全无人,一跃翻身下树,既而,转身又是一拜,“在此,谢过梨树此番搭救。”起身,带着一抹如春风的笑容。

TBC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六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两个人,默默无言的,面对面,吃完了满溢着温馨平淡的一餐,若是有人见到这个画面,一定会认为只是一对再平常不过的夫妇。


“你……”

“你……”


两个声音,一个是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却又莫名信任对面这个人的女声;一个是明知道就要离开,但是害怕不再等待的男声。


“还是,你,你,先说吧。”望着对方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说道。


手微微握拳,又不时摩挲着刀鞘,看起来很紧张,静默了片刻,终于开口,“我,要走了”,停顿了一下,深深的望着我,像是要把人刻进心里,“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了……”


话没说完,我像是被触动到,也许这个人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而换来的,真的是不复相见……


“我等,我一直在这里!”,语气坚定甚至很是急迫,生怕听到什么,说出口的话,会换来不可挽回的别离,“不走……”,这一句似乎还有些不甘。


不明白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情绪,甚至对面的人对现在的我来说,算不上熟悉。但我知道,我不愿意听到他和我道别,或许是再一次……


他被我打断,也似乎并不意外,笑了,满含柔情,‘这,一定是最美的笑容’,我想着,也笑了,眼里却蓄满了泪。


夜深了,我躺在床上,他就在我边上,我们就这样静静的躺着,我不舍得睡,因为明天的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我,就只有一个人了。


他也一定舍不得,我能感觉的他还醒着,甚至不愿像我一样装睡,粉饰最后的太平。


‘他要走了’,我很是消极的,‘我甚至还没有和他熟悉’,想着却又想到了他,‘我已经这么舍不得了,他该多难……’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身边太温暖,我竟然睡着了。


梦里有他,我也得以再一次拥有我们的点滴……


“傅红雪”,我重复着他的名字,“红色的大雪”,他不甚在意我说什么,“可真美呀”,到这一句,他终于抬起头,注视着我,认真的。同时,我感受到的,是我当时的心跳,异常。


一棵树下,他站在那里,望着远方,背后就是那间的小屋子,像是在等着什么人,日复一日,眼里的光,渐渐暗淡……


最后一眼,看见的是他握着那把黑色的刀,绑着红色发带,依旧笔直鉴定的背影,离那棵没有花没有果的树越来越远……


【至此,男主‘傅红雪’暂时下线。

暂时去找前一篇下线的‘公子景’啦】


【第二篇《雪》结束】


TBC


用标签预告下一篇男主


emmm不知道能不能看明白,这一章结束的比较隐晦(?)也透露了原来没有重新回去的结局……🙊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五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要是时间,可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因为完全不能动,而好不容易见到的,目前唯一的,有机会可以求助的人,进了屋子,便就此没了动静,发着呆,听着风声,嗅着花香,太阳转眼换成一轮月。


随着又一声木门开启的声响,我稍微打起精神来,或许也算是从昏昏欲睡中清醒,那个有这熟悉眉眼的男子,还是黑衣,红发带,握着那把黑色的刀,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的向我面前走来


“起来,吃饭了。”有些僵硬,但是略带温柔的声音,只见他向我伸出手,本挺得笔直的腰此刻是弯下的,我这才意识到他,确实是在对我说话,‘他看得见我的?!’,又惊又喜。


看着他的眼睛,微微晃神不多久,我才发现,此刻的我,不是此前我感知的不得动弹的树,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正背靠着梨树,坐在地上,一袭月白长裙微乱,零星散着吹落的梨花瓣。


约打量了下自己,再一次望向那个黑衣男子,此刻带着笑意,握住他伸向我的手,我听见自己说:“好。”


牵着手,我能感觉到脸微微发烫,看着他的背影去又觉得本该如此,我们进了那间小木屋,他关上了门,屋子里摆设简单,此刻一张四方桌子上燃着的灯便是唯一的光亮,桌子上放着两只碗,两幅碗筷,碗里是看起来清爽不油腻的面,点缀着葱绿。


他松开我的手,坐在了一边的板凳上,低头开始吃面,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安安静静,‘就像那把黑色的刀’,我心想到,一时忘记动作,只是望着他,吃面。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目光灼灼,他略微有些局促的样子,耳朵变得粉红,也不抬头,指着另一碗面说:“要凉了,先吃。”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