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侓

一只小笼包包包
。。。他可真好看呀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五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要是时间,可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因为完全不能动,而好不容易见到的,目前唯一的,有机会可以求助的人,进了屋子,便就此没了动静,发着呆,听着风声,嗅着花香,太阳转眼换成一轮月。


随着又一声木门开启的声响,我稍微打起精神来,或许也算是从昏昏欲睡中清醒,那个有这熟悉眉眼的男子,还是黑衣,红发带,握着那把黑色的刀,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的向我面前走来


“起来,吃饭了。”有些僵硬,但是略带温柔的声音,只见他向我伸出手,本挺得笔直的腰此刻是弯下的,我这才意识到他,确实是在对我说话,‘他看得见我的?!’,又惊又喜。


看着他的眼睛,微微晃神不多久,我才发现,此刻的我,不是此前我感知的不得动弹的树,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正背靠着梨树,坐在地上,一袭月白长裙微乱,零星散着吹落的梨花瓣。


约打量了下自己,再一次望向那个黑衣男子,此刻带着笑意,握住他伸向我的手,我听见自己说:“好。”


牵着手,我能感觉到脸微微发烫,看着他的背影去又觉得本该如此,我们进了那间小木屋,他关上了门,屋子里摆设简单,此刻一张四方桌子上燃着的灯便是唯一的光亮,桌子上放着两只碗,两幅碗筷,碗里是看起来清爽不油腻的面,点缀着葱绿。


他松开我的手,坐在了一边的板凳上,低头开始吃面,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安安静静,‘就像那把黑色的刀’,我心想到,一时忘记动作,只是望着他,吃面。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目光灼灼,他略微有些局促的样子,耳朵变得粉红,也不抬头,指着另一碗面说:“要凉了,先吃。”


TBC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四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耳边有鸟鸣,远处还有水声,若不是偶尔的风吹得猛烈,扬起的尘沙似乎遮天蔽日,会以为自己身处一片江南风光。


醒来后,身体好像没有知觉,好像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完全动不了,脑袋也是空空的,但对于现在的处境似乎很熟悉,心情是平静的,‘大约之前发生什么差错?’,暗自想到,自觉心大,而暗暗觉得也不是第一次失去记忆,所以相结合起来,显得平静。


花香萦绕,眼前一片花瓣飘落,‘好像是从我自己头顶?’,因为不得动弹,也没法儿查看自己的异常。


视线所及除了能感受到的,只有不远处的一件小木屋,‘只能等等看哪儿有没有能帮我了……’,倒不是不想呼救,只是现在一切未知,哪怕也许情况不会更遭了,还是保守的选择了等待。


看着面前的桌子发呆,渐渐的有些困意……


‘唰~唰~’被劈空声惊醒,仿佛能够感受到阵阵无形刀影挥动,一个黑衣男子进入视线,红色发带随着动作飘起落下。


红色吸引注意不久,便被那把男子挥动的刀吸引,一把漆黑的刀,看起来无比平凡,甚至可以说极其不引人瞩目,但在他的手中,仿佛有生命一般。


收刀,回身,男子坐在我面前的桌后的长凳上。我看不清他的脸,却能够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着的无限悲凉,像是天空被乌云笼罩。


风起,又是几片花瓣飘落,有一片落到了他握着还横在桌上刀的手上,他用另一只手捻起花瓣,动作是轻柔的,甚至温柔的,抬起了头。


我对上他视线的那一瞬,笑了,他的眼睛好熟悉,虽然感觉并不完全相同,但是澄澈坚定,一定是我认识的!‘他能帮我!’,我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同样坚定,这样告诉我,我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望着他。


他似乎没有察觉到我求助的眼神,一只手拢着花瓣,又微抬起了头,“梨花,又要落了。”


仿佛一道惊雷,‘梨花?’,我的脑内闪过无数念头,‘我是梨花树妖?’‘我是成精了?’‘这,还能招人帮忙么?’‘我要是开口说话,会不会被烧……’


就在我纠结头疼的时候,他转身进屋,‘吱吖’的关门声,让我又回到现实。


‘我还需要冷静一下。’


TBC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三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后来的几日,大约是我,作为新的这个我,目前拥有的记忆中,最快活的一段时光。

他画我,看我,教我画画……我们几乎把我见他时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记忆,全部补齐,重新填色,让回忆变成新的记忆……

直到那一天,我和他含着笑意睡去……

我好像置身在一片火海中,我听到了景撕心裂肺的叫着喊着我的名,我能看见他,却触摸不到他,直到他似乎明白我再也回不来了,变成默然的泪流不止,我的心仿佛狠狠揪住。

这不是这一次我的结局,似乎又是我经历过的,真实存在于脑海中的记忆,也让我隐约觉得,我与他,所谓的上一次分别,似乎应该是永别才对……

“等待千年,一朝偿愿……”在又一次失去感觉之前,听到的是一个遥远而熟悉的声音,“我,应你心愿而来……”之后便陷入了黑暗。

我还是存在的,至少这一次思维还在继续,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的开始,又突然的失去,‘好像又要重新开始了’在连思绪都要被无边困意阻断前,我如是想着。

【至此,男主‘公子景’暂时下线。暂时!】

【第一篇《景与月》结束】

TBC

悄悄用标签预告下一篇男主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二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这声满含感情,似是印证了刚才的想法,果真是好听至极的声音,感到疑惑的同时,微抬起头来,想着说偷看一眼这声音的主人。

不想,只一眼,便好似挪不开眼去,或者说舍不得这眼前之人,只见他身着白色为底镶淡紫色边绣着画竹的衣服,半是披散着的长发上戴着银色的饰物,若说这身衣服也不过是锦上添花。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甚至想不出什么形容,只能望着一双含着星耀与惊喜的眼睛,喃喃一声‘他可真好看’。

“你来了,阿梨!”像是不敢相信,说着又向前许多,“我就知道,你会出现的”,又似克制生怕眼前的人会因为靠近而消失,停在了几步之处。

又听到他的话,稍回过神来,‘他,认识我?’不敢露出什么表情,也先不答话,深怕被发现我也许不是他认识的那人,静静望着。

“阿梨,为什么这么久才出现……”,那个公子也望着我的脸,那双好看的眸子,那眼神似乎想要深入灵魂里。

不知道是触发了什么情感,或是牵动了某种回忆,我竟觉得眼眶湿润了,像魔怔般说了句“你,是我第一个看见的人。”

那位公子更显激动,“阿梨,你还记得我的,对不对,你回来了,真得是你!”不再犹豫,他冲向了我,像是要用尽所有气力,把握紧紧抱住,“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我不再是一个人了。”

我受到感触,也环抱住他,像是曾经做过千百遍,熟练的动作,安抚的摸摸他的背。

大约是触景生情,这个人也许就是我消失记忆的关键,脑海中有些许片段,都关于他,关于他和我。

他望着我,他画我……直到和眼前的情景渐渐重合,他在哭……我虚弱的安抚着他。

我记起了他的名字他是神子月,但曾经的回忆里,他告诉我,他不想当这个所谓的‘神子’,只想当公子景,做一个逍遥的‘景’,也让我如此称呼他。

“景”,我鼓起勇气,说出了第一句话,却也只是弱弱地唤了一声他的名,他放我出了他的怀抱,却也不舍放手,望着我,“阿梨,你回来了。”

“你再不是一个人了。”

“我不再是一个人了。”

TBC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第一章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按更新章节角色陆续出场】

在朦胧中缓缓睁开双眼,还是如同闭眼时的黑暗,周遭是浓重到抹不开的寂静。

再一次闭上眼睛,‘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不是,我,我刚才在做什么?’晃动一下脑袋,试图理清思路,可就像是被故意打乱删减过似的,反而更觉头痛,‘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思及此,睁开双眼,静立了片刻,以适应这里的暗度,开始向身边摸索……

‘这些……是箱子?’双手摸到身边最近一处,似乎是箱子,心中暗道。

又试着向上,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屏风?灯笼,摆件……’,直到原地转了一圈,摸到身后,‘纸?……画轴吧。’

试着离开刚才站立的地方,向着稍远一点的地方移动,动作也是像怕扰醒睡梦中的小婴孩一般。

不知是否运气使然,发现了一丝光亮,随即朝着光亮处走去,眼前较之刚才所处之地,确实算是可以明显看见周遭的了。

这是一间很大的屋子,或者不如说空旷的大堂更为合适。正中间是一张大桌子,样式看着像是不错的书桌,两边上各立着一盏落地的灯,里面窜动着的烛影,像是在告诉我他们就是这处光明的给予者,后边立着一扇屏风,直觉比刚才出来那出摸索到的大上许多,上面花样繁复,一时说不出什么形容来,只觉得好看异常,倒是颇为厚实的材质,屏风后面情景如何被挡得一个完完全全。

周边还有些花鸟摆设,最大的大约是一个画架,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了。打量的差不多,抬起头看看,发现此处不像是一间房子内的构造,看着倒更像是,更像是什么寺院庙塔的顶层。

转过身来,看向刚才进入这里的那处,自觉也许是个小仓库式的置物房,边上还有几处关着门的约莫也差不多是这个用处,‘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谁把我带进来的?或者……我住在这里?’,边想着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希望能记起点什么有用的信息。

“你……是谁?”一个男声,从身后传来,明明是个问句,却觉得没什么情感语气,像是平淡的叙述……

‘倒是浪费了这么好听声音,’一时还在想着,‘不对,他又是谁?难道是这里的主人?’像是突然回过了神,‘他认识我!那我就能知道我是谁啦’,说着又像是否定自己,摇了摇头,‘完了,他要不认识我呢,说不清我的身份可怎么办’,面露难色,有些僵硬,缓缓回身。

大抵有些紧张和期待,微低着头,垂着眼帘说:“打扰了,我……”

“是你!”刚才那个好听的声音,突然满含欣喜,甚至急迫地打断了我的话。

TBC

梨【朱一龙部分角色X原创女主】--序

【脑洞篇,更新不定,不弃】

【角色都带部分私设,有所改编】

【序章未提及全部角色】

“你看得见我。”
“我知道,你是看得见我的。”
“或许,你还有些疑惑?”
“我,我大约不是个什么坏东西……”

路人视角

“诶,我说,都这个天儿怎么会有树还开着花的。”
“怎么着,小伙子,第一次来这儿吧。”
“这可是我们这儿的奇景!”一个摆摊儿的大叔对着那个搭话儿的年轻人说。

视线回归

“我,不是妖怪!我是人,至少,至少曾经是人过……”

路人视角

“我们这儿以前呀,是片沙漠,风沙大,雨也是少得可怜,偏偏就这么一颗梨树年年呀长得枝叶繁茂。”
“沙漠?这得多少年前?要说这梨树的年纪都得成精了吧!哈哈哈”年轻人听到摆摊大叔的话不甚在意的玩笑到。
大叔的眼神似乎带着些不满意,有些严肃地说:“小伙子,话可不能乱说,这树啊,也是有灵性的。”也不再和小伙子说什么了。

视线回归

“我记得是他,第一眼见到他,他一身白色的衣服,镶着紫色的边,手里拿着一把剑?还是画笔?”像是在回忆,又好像很吃力,记忆模糊不清的样子,断断续续地说着。
“不对,不对,他,他是一身黑衣,头上绑着一条红色的发带!”……“不,不是的……”

“他,他……”似乎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渐渐不说话了,时间过了一会儿。
“我,现在,到底也只能是这一树梨花了。你却还有机会,还能见到他,还能弥补那些错过……”

声音渐渐远去,我的意识像是沉入更深的梦境,又像是游离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TBC

许你……【罗浮生独白】

那个时候,我以为我就要离开了,抓住了最后一抹光亮,对你说出了没有说出口的话。

当石块儿落下那一刻,我眼中的世界没有了你,表情都不用再支撑着了。

真累啊……

黑暗中,听见了你的哭声,你怎么又哭了?我回来了,别哭……

你说我们是朋友,原来,我们还只是朋友,也许是你故意忘记我说的吧。

你说想得到我的祝福,真残忍啊,但如果你觉得那是幸福,倒也没什么了。

那段时间,你很艰难,告诉了你有事就来找我,我一刻不敢离开,生怕错过。

你偷偷的去了教堂,似乎想要割舍掉,我看出你的舍不得。

我得帮你,你不舍得,我就给你一个助力,让你握紧。

即使,支撑着你的,那份力量,不是我。

真好……

沈巍X赵云澜
‘赵云澜……’
‘不知,你可还记得’
‘万年前,我曾问……’
‘该如何报答恩人大恩’
‘那时,你说,不如摘下面具笑一个’
‘如今大事已了,该是我兑现承诺之时’
‘也许,这也是我最后能做得事了’
‘再见,昆仑……’

‘如果我们的重逢来得早一点儿……’

‘要是我最害怕的时候,
你在我身边……’

‘假如没有那么多人一遍遍提醒我,
我不过是个被抛弃的人……’

‘会不会我们,会有不同的结局。’

‘可惜,你没有来……’

沈巍X夜尊【终于要到最后一刻了】
【看了预告之后的脑洞】

‘我是主,你是奴!’
你的眼里、心里都只应该有我一个,我才是你的主宰。

‘哥哥?’
你还记得我是你的弟弟么!在你心里一个外人都比我重要!

‘我们……回家?’
哥哥,我等了你一万年,你终于来接我了啊。

‘哥哥,你从来没有丢弃过我……’
真好,是个梦也好。

【假设沈巍利用能量对冲,爆发,和夜尊同归于尽】
【假设那个小鬼王来接夜尊的画面,是因为郭长城的异能,看到了夜尊最后的心愿】

【个人独白】
统治海星与否,本与我而言,就没那么重要,世人在我眼里,不过沙粒草芥。

哥哥啊,多久没有这样唤你了,你可知道我对你的一心一意,换来的,是你的不甚在意,我会痛,会难过,可你却从来没有注意过。

你对着那个人说,从没有人愿意坐下来,和你推心置腹的交谈,从没有人尝试着去了解你。

呵,是我错了?我本以为我们之间不需要言语,自能彼此感应,才知道,你原是这样想的。

我是你的弟弟,你说的云淡风轻,你可知道我一直在找你,我那时候是无能,是弱小,被人欺凌,被人利用,从没有放弃活着,我知道,只有这样,才有机会重逢。

也许是压抑的久了,我觉得我的心好像变冷了,但我还在忍耐着。

我恨,我怒!有人说要杀你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第一次反抗!

你要死,也该死在我的手上,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只有我!

我,第一次被动吞噬了一个强大的存在,我好疼啊,哥哥你抱抱我好不好,哥哥你在哪儿!

突然大家都看着我,我,我的手在颤抖,腿都软了,第一反应仍然是抵挡,我其实是怕的,我,怕,被打。

他们,却诚服了,我也感受到了手中拥有了力量,好像是一件好事,美好的事情。

至此,我走上了这样一条路,你看啊,你不来找我,我也有能力找你了!

之后,相遇的场景似乎是如约而至,却并不美好,再之后,一万年,我恍恍惚惚的被封一万年!

这些,也许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了。